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春秋 战国 西汉 东汉 西晋 东晋 南朝 北朝 五代 北宋 南宋 西夏
书目章节
毛泽东为爱妻杨开慧写“情诗”
作者:未知 (不详) 收藏

 


毛泽东与杨开慧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爱情在战火连天的革命岁月里显得那样珍贵与难得,他们之间除了甜蜜的爱情,还有深厚的革命感情。毛泽东在诗词上也多有佳作,他也曾近为杨开慧写过情诗。
  “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这是毛泽东第一次填写婉约派爱情诗词,而且是写给他最爱的人杨开慧的。
  新婚离别,虽然每次时间不是很久,但这一次一次短暂的分别,却深深加剧了毛泽东对杨开慧的眷恋。终于有一天,毛泽东从外地考察回长沙后,交给杨开慧一个信封,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以诗人特有的表达方式,写下了《虞美人?枕上》,表达了对爱妻的眷恋和思念之情。
  杨开慧收到毛泽东的信后,迫不及待地展开读了起来。毛泽东这首词写得凄美动人,字里行间流露出对爱妻的无限眷恋和渴望。杨开慧看后激动不已,立即找到自己在长沙的好友李淑一,悄悄地把毛泽东写给自己的词读了一遍。
  李淑一是杨开慧在长沙最好的朋友,杨开慧没结婚时,在长沙就借住在李淑一家。李淑一与杨开慧同年,但因为大几个月,所以,杨开慧称之为姐。
  听杨开慧吟诵完后,李淑一故意说:“霞姑,润之就写了这么几句话给你?”
  杨开慧也想听听自己好友对润之哥这首词的看法,所以也装作有些生气地说:“是啊,姐,你说,我们刚结婚不久,一次分别就是个把月,写封信也没有什么亲昵的话,就是这么聊聊数语,真是的。”
  说完,杨开慧故意嘟起了嘴,装作不高兴的样子。
  李淑一听后,略停了一会儿,也故意装作有些生气地说:“是呀,就这么一首小词,还想来糊弄我们的霞姑。不过,润之的这首词还是蛮有意思的,而且与润之其他诗词的风格不太一样,什么时候他老兄也学起婉约派风格来了。”
  “你……”杨开慧想阻止李淑一继续说下去,但李淑一却没有理会她,仍一字一句解释起来:“开慧,我对诗词不太懂,但对这首词好像看得懂一点点,这上阕前两句,‘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好像是润之这个‘不懂感情’的人抒发自己的相思之愁吧,因为相思之愁而彻夜难眠,堆积在枕边,好像江海波浪翻滚。后两句‘夜长天色总难明,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应该是写他无奈夜太长,相思太浓,于是干脆就披衣起床,在还有凉意的屋中,让思绪无拘无束地驰骋。这下阙的前两句‘晓来百念都灰尽,剩有离人影’,应该是润之对你的思念和对你们爱情的波折的回忆,后两句‘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则写的这种离别之愁和相思之情。唉,我说凭你霞姑这位才女的聪明才智,也就用不着我解释了吧!”
  杨开慧听到这里,心里觉得甜蜜蜜的,但仍然装作不高兴的样子说:“淑一姐,这时候还取笑我,你说我们是好姐妹吗?”
  李淑一不再逗笑杨开慧了,便说:“霞姑,你也不要自己骗自己了,写诗是润之这位大诗人对你的爱的特有的表达,更何况我们这位豪放派诗人,竟然改变自己的风格给我们小霞姑填了这首情真意切的婉约派的词,以表达自己的情感。我说,霞姑,你就知足吧!”
  听到这里,杨开慧脸上绽开了幸福的笑容。但她又特别叮嘱了一句:“淑一姐,这首词可只有你、我和润之三人知道,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特别不要和斯咏姐讲,如果她一知道,凭她那张嘴,一定会‘满城风雨’了。”
  李淑一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一直没有将毛泽东写给杨开慧的这首爱情诗的事说出去。
  然而,到了好友杨开慧牺牲20多年后,特别是看了《诗刊》重新发表毛泽东的18首诗词后,她再也抑制不住对亡友的怀念,所以写信给毛泽东,索要当初他写给杨开慧的那首词。
  毛泽东看了李淑一的信后,沉思了很久,最后觉得再把那首词抄录给李淑一,似乎有些不妥,因为那首词是写给他唯一最爱的人的。但是对老友的要求又不能断然拒绝了之,因为这既对不起老朋友柳直荀,更对不起杨开慧。于是,毛泽东要卫士长李银桥摊开纸,拿来笔墨,挥毫写下了那首脍炙人口的《蝶恋花·答李淑一》: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同时,毛泽东还给李淑一回了一封信,说明了事情的原委。信是这样写的:
  “淑一同志:惠书收到。过于谦让了。我们是一辈的人,不是前辈后辈关系,你所取的态度不适当,要改。已指出‘巫峡’,读者已知所指何处,似不必再出现‘三峡’字面。大作读毕,感慨系之。开慧所述那一首不好,不要写了吧。有《游仙》一首为赠。这种游仙,作者自己不在内,别于古之游仙诗。但词里有之,如咏 七夕之类。……暑假或寒假你如有可能,请到板仓代我看一看开慧的墓。此外,你如去看直荀的墓的时候,请为我代致悼意。你如见到柳午亭先生时,请为我代致问候。午亭先生和你有何困难,请告。为国珍摄!”

分享到:
上一篇:撒切尔夫人的痛苦晚年
下一篇:卡斯特罗称在1984年曾救里根一命
相关内容

评论 0 条 / 浏览 441

点击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