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春秋 战国 西汉 东汉 西晋 东晋 南朝 北朝 五代 北宋 南宋 西夏
第三幕
作者:老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收藏

 



  时间 大中华民国五十年春,和平节。地 点 青岛。

  人物 赵立真——已五十多岁,任水族馆馆长。是日为和平节,水族馆新馆落成,举行开幕典礼。

  赵兴邦——与林祖荣合办报纸。青岛已成东亚大港,人口数倍于昔,而兴邦之报纸则注重文化宣传及学术报导,非工商界之舌人。

  赵素渊——已嫁,在小学教书,颇热心。赵明德——凯旋归乡,近日来青探视立真等。

  封海云——来青岛投机,失败破产,沦为乞丐。竺法救——在青为赵家客时,印度已独立,自造舟船时舶青岛。法救寓此,便往来印人求诊也。马志远——已入华籍,在青营商。

  林祖荣——与赵家为邻,助兴邦办报。

  〔开幕:青岛市郊,面碧海星岛,茅亭一间,环以花木,立真兄弟之小园也。园与海之间有马路,夹路青桐,隐隐可见。时亭内外杂置鲜花,瓶碗,桌布……兴邦正忙着布置,似欲招待客人者。园右为大门,园左为住宅;竺大夫自左来,招呼兴邦。

  竺法救 怎么,赵先生?没去参加水族馆的开幕典礼?

  赵兴邦 正忙着布置咱们的小茶会哪!今天的事真多,既是和平节,又是先严的冥寿,又是大哥的水族馆开幕的典礼。哼,要是父亲母亲还活着,他们老人家该多么喜欢呢!

  竺法救 真的!我先出去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赵兴邦 上哪儿?

  竺法救 到码头上看看。今天又有一只印度的新船,和平号,来到这里;我去看看。

  赵兴邦 (开玩笑)希望船上没有军火和鸦片!

  竺法救 放心吧,那都是古时候的事了!这只船,先到这里,再上日本,然后上美国,专为拜访各处,联络友谊。它既不是战船,也不是纯粹的商船,可以叫作友谊之船吧——Friendship!说不定,船上还许带来点水族的标本,送给赵馆长呢!

  赵兴邦 那不得把大哥乐坏了!

  竺法救 回头见!

  赵兴邦 快回来呀!

  竺法救 骑车子去,晚不了!(下)

  赵素渊 (穿着“马来”或其他在中国不常见的服装,臂下夹着配好框子的两张像片)二哥,我来了!

  赵兴邦 素渊,你也没上水族馆?

  赵素渊 在学校里忙了半天才出来,大概开幕典礼已经快完了。今天还有和平节大游行。

  赵兴邦 所以你穿起这奇装异服?

  赵素渊 我还没说完呢!学生们参加游行,我可请了假;怕我不上这里来,大哥不点兴!至于你管这叫奇装异服,纯粹是因为你落伍了!

  赵兴邦 多么奇怪!我会落伍了?

  赵素渊 可不,现在天下太平了,我们就今天穿日本装,明天换印度装,后天也许再换安南装。能欣赏别人的东西与办法,才能减少成见;没有了成见,才能共享太平!

  赵兴邦 原来如此!你的和平建设在衣服鞋帽上?

  赵素渊 你的呢?请问!

  赵兴邦 (指脑部)在这里,(指臂)和这里!铁胳臂,水晶脑子,建设和平!和平并不是安逸和享受,而是要拚命的操作!把一切能破坏和平的事全预先防止住。赵素渊 那么,我没尽心的去教书?没尽力的帮助你和我的丈夫?难道我没用我的脑子和手?

  赵兴邦 那我知道!你不失为一个好妇人!不过,别教服装什么的迷住你的心,以至于把别的大事都忘了!

  赵素渊 谢谢你的警告!我知道,我的学问思想都赶不上你和大哥。可是这二三十年间,我总算没教你们俩落在后边,也就不容易!

  赵兴邦 对!对!我总得给你留下点空地方,教你耍些小把戏,你到底还是个妇人!

  赵素渊 二哥,你太难了。假若今天你是诚心要跟我拌嘴,我就失陪了!

  赵兴邦 算了!算了!我的嘴太好瞎扯了!来,给我看看父亲母亲的像片。(看)不高明!奇怪,老人们照像老照得这么死板板的可怕!

  赵素渊 母亲这一张更难看,一点老太太的和善样儿也没有!早知如此,就该在他们老人家活着的时候,都“画上个像”!

  赵兴邦 哼,素妹,假若老人家们今天还活着,看老大成了有名的学者,该多么高兴?

  赵素渊 哼,他们要看见你俩还没有结婚,该多么伤心!

  赵兴邦 谁知道!无论怎么说吧,我总愿老人们还活着!奇怪,父母在世的时候,我们总不爱听他们的话;赶到没有了老人,特别是在很高兴或很不高兴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仿佛没了根,象浮萍似的随风漂荡!你也这样吧?素渊!

  赵素渊 有时候也那样,特别是在有点病,或闲着无聊的时节。人生好象老在兜圈子,转来转去,还是回到父母子女,饮食男女,这一套上来。在咱们二十多岁的时候,决定想不到今天咱们说的话,是不是?

  赵兴邦 谁想到咱们也是中年人了!

  赵素渊 大哥都快六十岁了!

  赵兴邦 真的!

  赵素渊 象个梦!

  赵兴邦 嗯?可不是梦!还得往前干哪,素妹!别教岁数卡住我们,我们得吓住岁数!

  赵明德 (上)报告!

  赵兴邦 二弟,不说“报告”行不行?

  赵明德 打过仗的人,忘不了军队里的规矩!

  赵兴邦 什么事?

  赵明德 报告,那个日本人又来了!

  赵兴邦 哪个日本人?

  赵明德 姓马的那个。

  赵兴邦 马志远?

  赵明德 就是他!

  赵素渊 他常来常往,为什么不教他进来?

  赵明德 我就讨厌他们日本人!

  赵素渊 为什么?

  赵明德 明常大哥不是死在他们手里?当初,要不是日本人造反,会死那么多的人?

  赵兴邦 嘿!二弟!你算那个旧账干什么呀?快去,请他进来!

  赵明德 哼!(要走)

  赵兴邦 等等,等我告诉你!你对马先生要客客气气的!听见了没有,老二?

  赵明德 晓得了!(又要走)

  赵兴邦 那不行,老二!你要看明白,以前的事早已一笔勾销,现在大家都是朋友了!

  赵明德 看在你们的面上,反正在“这里”我不会打他!(下)

  赵兴邦 没办法!

  赵素渊 你的失败,二哥!

  赵兴邦 这回可让你抓住我了!不过,不出三天,我必能把他劝明白了!

  马志远 (上)

  赵兴邦 哈喽,志远!亭子里来坐!

  赵素渊 我说,马先生,怎么啦?你的神气不对!

  马志远 你们是不知道?

  赵兴邦 不知道什么?

  马志远 又地震了!

  赵素渊 哟!哪里?

  马志远 家乡!

  赵兴邦 我还没到报馆去,不晓得!厉害不厉害?

  马志远 灾区不大,可是,正是我的老家!

  赵素渊 伤人多不多?

  马志远 还不晓得!

  赵兴邦 (喊)明德!二弟,老二!

  赵明德 (上)有!来了!

  赵兴邦 看林先生起来没有?请他来!噢,不用了!我自己去!来,志远,咱们找老林去。第一,先出号外!

  马志远 灾区并不大,不过,那正是我的老家!

  赵兴邦 出号外,不单为报告地震,重要的是劝募赈济献金,和写慰问信!慰问信最要紧,那可以表现出咱们的心意来!

  赵素渊 募捐有我一份儿,写慰问信也有我一份儿,我起码有二三百小学生呢!

  赵兴邦 好!素渊,你先在这里替我布置一下。老二,你帮帮她的忙!

  赵明德 妹妹老嫌我笨!

  赵兴邦 志远,咱们走!(同马下)

  赵素渊 (一边作事,一边说)二头哥,你有事就先忙你的去。(把像片摆在亭内桌上)

  赵明德 我知道我笨,帮不上忙!

  赵素渊 (插花瓶)谁说你笨啦?你跟我一样的聪明!我相信,世界上的人都差不多;多咱们一想谁聪明,谁不聪明,就又快打起来了。

  赵明德 也对!就拿你和明常大嫂比吧:你念过书,她没有,可是她也会做活计,训教儿女;哼,要讲种地种园子呀,你十个也比不了她一个!

  赵素渊 那,我早就知道!二头哥,你去搬几张小桌来,好放茶和点心。回头客人们到了,大家席地而坐,好不好?

  赵明德 铺上两张席子?

  赵素渊 对!铺在花池的旁边!啊,(已把亭内的桌子布置好)你看这样行了吧?

  赵明德 要是把大哥的金鱼借两盆来,摆在这里,才好看!大哥的那些鱼太好看了!

  赵素渊 那可不能借,那都是国家的!

  赵明德 噢,国家派大哥养着那些鱼!这个差事也怪!

  赵素渊 桌子怎样?拿来,我好铺桌布,摆花儿呀。

  赵明德 不用着急,我一趟就能搬四五张来;看,我这胳臂有多么粗!妹妹,告诉你点心事:前些年打完了仗,我不是回家了吗?我时常想念你们。去年,把庄稼收完,我就对明常大嫂说:“大嫂子,上青岛了,找大哥二哥去!”说完,我就来了。心里想,说不定兴邦二哥也许带我打仗去呢。好,来了这么些天了,连打仗的信儿也没有!

  赵素渊 还盼着打仗吗?我愿意世界上永远不再打仗!

  赵明德 比方,有人再来打我们呢?

  赵素渊 那就另说了!别人不欺侮咱们,咱们决不找别人的毛病;别人要是不讲理呢,咱们就——

  赵明德 就揍他!我等着他的!素渊妹妹,不用你害怕,都有我呢!我告诉你,我倒不是好打仗,我是想啊,明常大哥死得太苦,连尸首都没找到!

  赵素渊 唉!所以仗是不应该再打!打一次仗,结三辈子仇!好啦,去搬东西吧!

  封海云 (状极狼狈,而仍傲慢。口中吸着个雪茄烟头,耳上夹着半支烟卷。轻轻的走进来。看看亭子,看看花草,似游园散闷者)

  赵明德 嗨!干吗的?

  封海云 (不理,折下一朵花,嗅着)

  赵明德 (赶过去)我说你哪!干吗的?封海云 随便看看!

  赵明德 你出去!这里不是公园!

  赵素渊 二头哥,别——封海云 噢,素渊吗?

  赵素渊 你是谁?

  封海云 连我都不认识了?想当年在重庆……

  赵素渊 二头哥,你去搬东西。不要紧,这,这是……你去吧!

  赵明德 我去!他不老实,我回来会揍他!别看不起我,我冲过锋,打过仗!(下)

  赵素渊 海云!你,你,怎么……封海云 运气!运气!运气好的时候就“坐”汽车,运气不好的时候,就“躲”汽车!没关系!素渊,立真兄和兴邦兄都抖起来了,我倒比不上他们了,可笑,运气!

  赵素渊 你——

  封海云 不用盘问我!一句话,运气不好!

  赵素渊 你是诚心来看我,还是偶尔的走到这里?封海云 都没关系!说我来看看你也好!放心,我既不求钱,也不告帮,只是来看看你!你看,一看见你,我就又想起年轻时候的事来了;仿佛就是昨天!老人们还硬朗?

  赵素渊 都过去了!

  封海云 噢!(把耳上的烟卷拿下,对着雪茄的火儿吸着)想不到!天下的事多半是想不到的!就拿我自己说吧,当年打仗的时候,大家都穷得要命,我倒满舒舒服服,漂漂亮亮,连你都花过我的钱;现在,太平了,连你们这不怎样的人都混得怪好的,我倒不行了!谁想得到?你结了婚?

  赵素渊 (点头)

  封海云 快乐?

  赵素渊 还好!

  封海云 嗯!立真兄作了馆长?没想到,他那么傻傻忽忽的!兴邦兄呢?他反正不能再打仗!哈哈!运气,你们一家子的运气还不坏!

  赵素渊 告诉我,你怎会落到这步天地?封海云 有什么用呢?

  赵素渊 假若我能帮帮忙的话……封海云 运气不是任何人能帮忙的!

  赵素渊 你一切都凭运气,为害为恶,你自己都不负责?怨不得当初大哥说你不诚实!

  封海云 怎么说都好吧!

  赵素渊 你不后悔以前所作的事?

  封海云 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赵素渊 你也不以为今天的潦倒是一种惩罚?封海云 运气要是好,我还不是照样的阔气?

  赵素渊 现在你打算干什么呐?

  封海云 等着转运!好运气要不再来的话,就等死!

  赵素渊 什么话呢!难道你不晓得现在已经太平了,你应当规规矩矩的作点事?你要知道,你的失败,不是什么运气不运气的,而是现在的时代已不允许你作那只管自己,不顾社会的事情了!

  封海云 我只知道我自己,不管别人!

  赵素渊 那,我就没法帮助你了!

  封海云 我并不求你帮助!封海云,真正摩登的人物,不会求帮!

  赵素渊 你……

  封海云 放心,放心!决不会再来,不用嘱咐我!看,那边有的是绿海!到必要时,海是个很舒服的棺材!

  赵素渊 我是说,你等一等老大老二,他们不会因为你的衣服不整齐而慢待你!

  封海云 衣服到底还是人的招牌!我不愿意见他们,请你也别对他们提起我!他们都抖起来了!我,我,哈哈,可笑!(下)

  赵素渊 (楞着)

  赵立真 (上,看见了封,而没认出来)素渊,往外走的那是谁?

  赵素渊 噢,大哥你回来了?

  赵明德 (搬着不知多少东西上来)

  赵素渊 二头哥,为什么不分两次搬呢?看累得这个样子!

  赵明德 报告!这多么省事呢,有的是力气!

  赵素渊 知道怎么摆?

  赵明德 知道!不要管我!(摆桌子)

  赵立真 妹,那是谁?

  赵素渊 那是个人的“影儿”!

  赵立真 “影儿”?什么意思?

  赵素渊 封海云!

  赵立真 怪不得很熟呢!他干什么呢?

  赵素渊 什么也不作,他等着死呢!

  赵立真 大概是破产了?

  赵素渊 恐怕是,象个乞丐了!

  赵立真 天然淘汰!

  赵素渊 什么?

  赵立真 法律没提到他,还不便宜?

  赵素渊 我倒怪难过的!

  赵立真 富贵和潦倒都能引起妇女的注意,妇女的神经恐怕比男人的更敏锐一点!算了,我得先脱了这身衣服,太难过了!

  赵素渊 先告诉我,今天的会开得好不好?

  赵立真 都好,就是我自己糟糕!

  赵素渊 怎么?

  赵立真 老二,劳你驾,把我的那身旧衣服拿来行不行?

  赵明德 报告大哥,行!明天教我看看鱼去?又添了不少新的吧?

  赵立真 正要告诉你,老二!南洋各处全送来了标本!没想到,我这点事,会教大家这么关心!世界的确是改了样子啦!

  赵素渊 难道你不喜欢吗?

  赵立真 我,我几乎乐得要跳起来!老二,劳驾吧!

  赵明德 大哥,你老先别乐!我打过仗,会看地形。你老的水族馆在这儿,海在那儿;打那边来一只战船,啷一炮,你老的鱼都得飞到天上去!

  赵素渊 二头哥!你怎可以说这样的丧气话!

  赵明德 打过仗,我到处总得察看地形!

  赵立真 放心吧,老二,没有那样的事了!劳驾吧,这身新衣裳要把我别扭死!

  赵明德 枪要新,衣裳要旧,告诉你老!(下)

  赵立真 要不是这套新衣裳,素渊,我相信必能把开会词说得顶漂亮,顶感动人!你看,就景生情,我就可以拿各处送来的标本为题,说明世界上的人已经知道了注重科学,爱护科学;也就是知道了拥护真理,支持真理;也就是开始创造和平,扩大和平。那么,全人类要是都同舟共济的征服自然,开发自然,大家就不必彼此争夺而有吃有喝,就足以消灭自然加给我们的祸患;不要说水旱地震,就是月亮碎了,太阳冷了,我们也还有办法活着!

  赵素渊 真棒,大哥!

  赵立真 可是,我连一句也没说出来!糟不糟呢?

  赵素渊 就因为这套新衣裳?

  赵立真 哎!这身该诅咒的衣裳!你看,我一摸钮子,坏了,不是天天摸惯了的钮子!我一扯领子,又坏了,不是那怎扯怎合适的领子!全乱了!我找不到了自己!就好象睡在别人的床上似的,不知是头朝南,还是头朝北了!

  赵明德 (拿来衣服)报告大哥,是这一套不是?

  赵立真 谢谢你!谢谢你!(接过来)哎,我上树后面换去。(要走)

  竺法救 (上,拿着两匣制好的标本)馆长,恭喜,恭喜!我们的新船,和平号,给馆长带来点礼物!

  赵立真 噢!是吗?(扔下衣裳)是吗?

  赵素渊 先换衣裳啊!

  赵立真 不忙,不忙!先看标本!

  竺法救 我不很满意,第一,船没能早来几小时,没赶上水族馆的开幕典礼!

  赵立真 那没关系!科学不是为什么典礼预备着的!

  竺法救 第二,这都是制好的标本,不是活的!

  赵立真 也好,也好!我来看,嗯,有几种很好的!摆在这里,教大家看!(摆在亭桌上)大夫,你看,世界的确是改了样子啦!凭我这个小机关,会引起大家这么注意,从多么远给我送来礼物,太好了!太好了!素渊,有酒没有?

  赵素渊 干吗?大哥你向来不吃酒!

  赵立真 今天非开戒不可了!我要喝酒,要喝醉!

  竺法救 我陪着你,馆长!今天既是和平节,又是水族馆开幕典礼,须要喝几杯!素渊先生,大概你还没看见过科学家喝醉了什么样子?

  赵素渊 还不也是瞎胡闹?你们也是人!

  赵立真 二弟!

  赵明德 有!

  赵立真 劳驾给买点酒去!

  赵明德 什么酒?

  赵立真 什么酒?哎,这倒把我问住了!

  竺法救 我来吧,你到中山路中间,一个四川人开的小铺,那里有桔酒,也叫中国香槟。

  赵明德 到底叫什么?

  赵素渊 二头哥,你真客气!

  赵明德 冲过锋,打过仗的人,就是这个直爽劲儿!

  竺法救 桔酒!桔酒!五瓶!

  赵素渊 五瓶?

  竺法救 未必都喝了!(给钱)

  赵立真 大夫,可不行!怎能教你花钱呢?

  竺法救 我怎不可以花钱呢?我在你这里住了这么多日子,给过你一个钱没有?

  赵素渊 我们应当招待客人!二头哥,不要拿竺大夫的钱!

  赵立真 算了啵!让咱们都表现点东方的劲儿!二弟,快去!

  赵明德 慢不了,放心!(下)

  赵素渊 二头哥简直的不象先前的样子了!先前,他多么规矩,客气,现在,又倔又硬!

  赵立真 他不是老把“冲过锋,打过仗”挂在嘴上吗?他当过兵了哇!也好,东方的义气,西方的爽直,农民的厚道,士兵的纪律,掺到一块儿才不太偏。客气要变成虚伪是要不得的!我说,大夫,你怎么知道哪里卖桔酒?

  竺法救 我什么都知道。作医生,一半是科学家,一半是万事通。

  赵立真 嗯!我想将来的科学家都得那样,省得教人看着老象大傻子似的!科学和人生得打成一片!

  赵素渊 大哥,你倒是换衣裳不换哪?要快一点收拾了,客人就快来了!

  赵立真 (看亭子)这里已经很好了!噢,今天是父亲的生日?

  赵素渊 二哥的主意,摆起父母的照片。

  赵立真 好!嗯——他们老人家要是还活着,该多么快乐!父母一辈子爱和平,倒净赶上打仗;现在,真见到了和平,他们又不在世了!

  竺法救 馆长,咱们所期望的也不能都亲眼看见!

  赵立真 那么咱们就尽心吧,大夫!但愿教后世别骂咱们只顾了自己,而没管他们!

  赵素渊 我拿点心去,你们好好把花池子旁边再布置一下。二头哥笨手笨脚的弄不好,我又不敢说他!

  赵立真 嗯?兴邦呢?这不是归他布置吗?

  赵素渊 忘了说!马志远的家乡又地震了!赵立真

  竺法救 真的?!

  赵素渊 老二忙着发号外去了!

  赵立真 素渊,咱们就别开茶会了吧?马志远心里那么不好过,咱们还热闹什么呢?

  赵素渊 他一会儿必来,我们正要招他喜欢;发愁有什么用呢?

  竺法救 也对!

  赵立真 好,你拿东西去吧!把这身衣服拿去,不换了!

  赵素渊 (拿起衣服,下)

  赵立真 大夫,中国的沙漠,黄河;日本的地震,非拚命克服不可!不然,就没有太平日子!可惜,咱们一个人的能力脑力太有限了;会作这个,就不会作那个!竺法救 谁教以前的历史老是打仗呢?假若人类早下点手,把心力都集中到征服自然上,何必现在这么着急?

  赵立真 一点不错!今天得把一切的实际的设施全调动到科学这一边来:设若还照以前的办法,科学只在书本上占势力,就还是没有希望!啊,他们来了!林祖荣

  马志远 (同上)

  赵立真 志远!怎样?

  马志远 二次电报又到了,灾区不广,死伤也不多!

  竺法救 还放点心。

  马志远 不过,那正在我的老家!

  赵立真 林,你们都办了什么?

  林祖荣 号外已编好,马上就出来。报馆里收捐款的,收慰问信的,也都派好了人。咱们自己的慰问电已经打了出去。并且报告给市政府和各机关,团体,市政府大概马上就能汇出一笔钱去。

  赵立真 好!志远,别着急,事情要一一的办起来;着急没用!

  马志远 虽然入了中国籍,到底忘不了老家!

  竺法救 当然!当然!即使那不是老家,不也得关心吗?赵立真 林,兴邦呢?

  林祖荣 他刚由报馆出来,就教几个朋友截住了,说什么要教他作下任市长的候选人。他大概马上就来。

  赵立真 噢!我不希望他作政治,他没有那么大的本事!竺法救 作政治,要有极高的理想,同时又得有极实际的才干,咱们这些人恐怕都不及格!

  林祖荣 不过呢,现在的政治也好干一点了,因为经济,外交,军事,等等,已然都不拿政治作挡箭牌,而暗地里各自另有所图了。而且各国的政治差不多都有了这种倾向,政治要既不是手腕,就好办多了!

  赵立真 要真能象孟夫子那样,一张口,就是“亦有仁义而已矣,何必曰利”也未必不可以干!

  赵兴邦 (上)哈喽,你们谈什么呢?

  竺法救 盲人谈象,我们谈我们所不懂得的事呢!

  赵兴邦 地质学?还是考古学?等等,志远,第三次电报又到了;绝不严重,放心吧!我很想乘机会发起个地震研究会。你看怎样?

  马志远 日本早有很好的研究机关!

  赵兴邦 多一些人研究不更好?我明天的社论,就以此为题。中国陕西甘肃也有过很厉害的地震!

  马志远 也对!

  赵兴邦 对不起,你们谈什么来着?

  竺法救 政治!

  赵立真 因为听说,有人劝你竞选市长。

  赵兴邦 我没敢答应,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作政治要有极高的天才,我知道我是蠢才!

  赵立真 除非到了各种科学成了团体的行动,象足球队那样的FeamWork,没有畸形的发展,不准随便的应用的时候,那就是说,除非到了科学与人生哲学能平衡与合作,一致的以真理正义和人类幸福为目的而发动并监督政治的时候,我们还是不去作政治吧。

  赵兴邦 不要谈这个咱们不甚懂的事吧?我们该举行我们的小茶会了!第一,纪念和平节;第二,纪念一生爱和平的父亲;第三,教马志远快活一点;第四,庆祝水族馆的开幕!

  竺法救 等一等,已经买酒去了。

  赵兴邦 还有酒吃?志远,喝两杯,痛快!痛快!

  赵立真 难道就是咱们这几个人?

  赵兴邦 大哥你不是不喜欢生人吗?所以没敢多约。啊,点心来了!

  赵素渊 (托着点心,上)

  竺法救 酒也来了!

  赵明德 (拿着酒瓶上)报告大哥,酒买到了。大哥,街上满是人,有打着旗子的,有唱着歌的,是不是又要打仗?众人 今天是和平节!坐下,坐下,先喝酒啊!(有摆点心者,有开酒瓶者……渐次坐下)

  赵立真 明德弟,坐下!

  赵明德 大哥,报告你老,我想回家!

  赵兴邦 大嫂的儿女全长大了,何必回家受累去?

  赵明德 不是那么回事!二哥,你看,二十年前我在乡下种地,我怕打仗。后来也不是怎股子劲,我稀里糊涂的就当上兵啦!

  赵兴邦 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教你扛上枪,上了阵!

  赵明德 赶到我打过仗,我一点也不再怕,反倒爱冲锋放枪了!

  赵兴邦 当过一天兵,一辈子好打抱不平!

  赵明德 我一看见乡下的绿豆叶,红高粱,我就是一个乡下人了;心里不用提多么安静了;说话的时候,一不留神,连“报告”都忘了!赶到庄稼收完,没得活儿干了,我的心噗咚开了,老想出来。一出来,看不见了绿豆红高粱,也不是怎么的,老想打仗!倒仿佛是乡下和阵地是我的两头儿,不靠这边,就靠那边!

  赵兴邦 你顶好是站在中间,没事就种地,有事就扛枪!

  赵明德 我想还是先回家吧!大概一时没有扛枪的盼望!

  赵立真 明德弟,你爱走就走,爱来就再来!家里有饭吃,这里也饿不着你,你看怎样?

  赵明德 也好,大哥!你老要是再盖一座小鱼馆,给我说句话,教国家派我作馆长,我倒愿意干!小的,小的,有几十条花红柳绿的鱼就行!

  众人 (笑)

  赵立真 好!等咱们村里造水族馆的时候再说!坐下,喝杯酒吧!

  赵明德 噢,报告!我还买来一包花生米!(从怀中掏出来)

  赵兴邦 (举杯)我们庆祝和平!永久的和平!

  众 人 永久的和平!

  赵立真 纪念我们的和大家的父母,他们给了我们教育和文化!

  众人 东方的和平的文化!

  竺法救 慰问马志远先生!

  众人 马先生!

  林祖荣 庆祝水族馆新馆开幕,和赵大先生的成功!

  众 人 赵大先生!

  马志远 谢谢诸位对我家乡的关心!

  众人 谢谢!谢谢!

  赵素渊 二头哥!

  赵明德 有!

  赵素渊 你真要走吗?

  赵明德 乡下人还回到乡下去!

  赵素渊 (举杯)给二头哥饯行!一路平安!

  众 人 一路平安!

  赵素渊 那个歌怎唱来着?二哥?

  赵兴邦 哪个?

  赵素渊 什么“我家在中华”?唱一回,二头哥不是要回家吗?

  赵兴邦 二弟,你也应当会唱啊!

  赵明德 “我家在中华”?学过,我一个人可唱不上来!唱歌呢,老没有唱梆子腔顺口!

  众人 两个人一齐唱!

  赵兴邦 二弟?

  赵明德 你唱,我跟着!

  赵兴邦

  赵明德 (唱)“何处是我家?我家在中华!扬子江边,大青山下,都是我的家,我家在中华。为中华打仗,不分汉满蒙回藏!为中华复兴,大家永远携手行。噢,大哥;啊,二弟;在一处抗敌,都是英雄,凯旋回家,都是弟兄。何处是中华,何处是我家,生在中华,死为中华!胜利,光荣,属于你,属于我,属于中华!”

  众 人 (鼓掌)

  〔远远有鼓声。

  赵素渊 游行的大队到了!(要往外跑)

  赵立真 你干什么去?

  赵素渊 不放心我的小学生们!我还是去看看他们吧!

  赵兴邦 吃块点心再走!

  赵素渊 顾不得了!再见!(跑下去)

  众人 (立起来)

  赵明德 旗子!旗子!看见了!

  〔夹路桐树上隐隐见旗,书“世界和平”……字样。

  赵兴邦 中华民国万岁!世界和平万岁!

  众 人 万岁!

  赵立真 听!(歌声由远而近)

  游行合唱: 几千年的血汗,几千年的经营,

  创造起东方的乐土,

  建树起忠恕的德行,

  创出了光荣的历史,

  光荣的和平!

  和平!和平!和平!

  长江大河,流不尽英雄血,为和平而战的英雄,

  雄关紫塞,造起万里长城,那保卫礼义的长城!

  几千年的血汗,

  几千年的经营,

  从终年积雪的天山,

  到东海,

  从四时花木的香港,

  到北平,

  北风里西岳的莲峰挺秀,南海上成双的紫燕飞鸣,在高原,在盆地,

  在海边,在湖畔,

  有古老的村落,历史的名城!

  诗书是雨,仁义为风,几千年的垦殖,

  算不尽的阴晴,

  生长出礼教与和平,

  和平!和平!和平!

  东北的高粱大豆,

  西北的黍稷牛羊,

  高原的煤铁,

  盆地的宝藏,

  锦绣的东南啊是鱼米之乡。

  上有天堂,

  下有苏杭,

  青山绿水,从远古就有蚕桑;当龙舟在端阳竞渡,

  当中秋月照钱塘,

  欢笑的儿女,都穿上绸缎衣裳!

  有吃有穿,

  有歌有唱;

  桃源的犬吠鸡鸣,

  我们的理想;

  篱边的柳明花媚,

  我们的故乡!

  奇秀的山水,

  温丽的阳光,

  香美的花草,

  平静的村庄,

  绣成了我们的心,

  我们的诗,我们的画,我们的文章;

  我们的磁器,桌椅,

  下至笔墨,上至楼堂,都象诗一样的美丽,

  显出心里的恭俭温良!

  从印度接来佛法,

  放大了爱的光明;

  从西域传来可兰,

  发扬了清真洁净;

  无为的老庄,

  济世的孔孟,

  多一分真理,

  便多一分人生,

  多一分慈善,

  便多一分和平;

  道理相融,

  渗入人生,

  善为至宝,

  何必相争?

  我们的心地和平,

  我们建造了和平,

  和平!和平!和平!

  当无情的风暴,

  使东海的巨浪沸腾,

  当惊心的烽火,

  照彻了雄美的边城,

  这和平的民族,

  为了和平,为了和平,喊一声起来,

  喊一声弟兄,

  打出去,打出去,打出去,那以刀枪自悦的暴徒,用血把我们的山河洗清!

  为和平而战,

  战后,建起更大的和平!

  必使佛的慈悲,

  庄老的清净,

  孔孟的仁义,

  总理的大同,

  光焰万丈,

  照明了亚东!

  教东海无波,

  教大地平静!

  没有战争,

  只有同情;

  毁了战舰,毁了枪炮,毁了杀人的念头,

  建起和平!

  有什么困难,

  有无相通!

  有什么忧患,

  你说我听!

  啊,携起手来,

  东亚的弟兄,

  一齐向自然进攻!

  教东亚的土地,

  没有荒旱灾凶,

  教东亚的男女,

  成为姊妹弟兄,

  同情是礼让,

  互助代替战争!

  这东方的理想,

  这东方的决定,

  使我们看见光明!

  象太阳自东至西,

  一寸光阴建成一寸和平!

  美满的生活,

  坚定的生活,

  教真理正义,

  管领着人生,

  万岁,万岁,世界和平!

  永久的和平!

  和平!和平!和平!

  (歌声渐远)

  (幕)


分享到:
上一篇: 第二幕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评论 0 条 / 浏览 88

点击获取验证码